中華民國婚姻危機處理協會-外遇,離婚,離婚協議書,贍養費,監護權,婚姻危機-0800-026-555
中華民國婚姻危機處理協會-外遇,離婚,離婚協議書,贍養費,監護權,婚姻危機-0800-026-555
中華民國婚姻危機處理協會-外遇剖析 中華民國婚姻危機處理協會-離婚資訊 中華民國婚姻危機處理協會-婚姻經營 中華民國婚姻危機處理協會-家庭暴力 中華民國婚姻危機處理協會-社會福利

有愈來愈多婚姻衝突的研究顯示,夫妻間其實需要適度的爭吵,跟過去完全避免衝突有所不同,衝突能使夫妻把彼此的差異說出來,而不是像悶燒鍋一樣,把所有東西蓋起來,當作沒看見或不知道,卻不知道裏頭愈悶愈烈,以致於不小心掀開鍋蓋時一飛沖天,炸傷所有的人,而裏面的東西也全悶爛了,無法再做任何彌補或處理。如同高特曼所說的,在婚姻關係中同時需要正面和負面的互動,某種程度的衝突是必要的,可藉此拔除婚姻中傷害性的問題,短暫的磨擦衝突,反而有助於婚姻長長久久的健康。

只是怎麼吵才比較健康?
高特曼的研究發現,夫妻在一開始吵架的前三分鐘,就能看出這次爭執是否有效?是否會傷害兩個人的關係?甚至能夠以此預測,哪些夫妻能攜手到老,而哪些夫妻又可能會在未來六年內離異。簡而言之,好的衝突是指建設性的爭吵,彼此都願意控制自己,以比較溫和合理的態度來表達自己。而不好的衝突是指具有破壞性的言語行為,已經讓情緒淹沒了一切,沒辦法好好應對,只是情緒性的渲洩。怎麼知道自己是不是已被情緒所淹沒?可以在衝突當下觀察自己的身體反應──心跳是否變快、血壓是否直衝腦門而上、頭昏眼花、身體感覺愈來愈熱或冒汗。如果是,表示已達到臨界爆點,要停下來了,如果也能觀察到對方的變化更好,幫助彼此都緩一緩。

高特曼也指出,有四種破壞性的言語行為最容易傷害關係,造成無可挽回的致命傷,他藉用《聖經》啟示錄裏預言大災難的四騎士來形容。
第一個騎士是批評。兩個人之間是否常批評對方?抱怨和批評的差別在於,抱怨是陳述某一個具體行為或事情,批評則籠統模糊,還加上了一些負面的字句、責備或人身攻擊。例如,抱怨是「你在請人來家裏之前,要跟我講一下,因為我可能已經安排事情了。」批評是「你都只想到你自己,你把朋友都擺在我前面,你不知道我需要你陪我,幫我做點事嗎?」再如,抱怨是「我希望能跟你有多一些親熱」,批評是「你都說你太累,不然就是沒有感覺,你太自私了,都沒有想到我。」

第二個衝出來的騎士是輕蔑。譏諷、挖苦、辱罵、嗤之以鼻、嘲笑或帶有惡意的玩笑都是輕蔑,是四騎士中最惡毒的。當一方接受到被嫌惡輕視的訊息,問題就不可能解決,甚而引爆更大的衝突,距離修復和好愈來愈遠。像是先生會對全職照顧家庭的太太的說:「你成天在家,連這個都做不好,怎麼這麼笨,如果沒有我賺錢養你,你大概已經餓死街頭了。」或是一個外遇的太太反過來嘲笑先生:「如果不是有外面那一個,我早跟你撐不下去了。」

第三個抵禦型的騎士是防衛。當一方在面對另一方攻擊或節節逼進時,本能的反應就是自我防衛。防衛其實也是一種責怪對方的方式,它所傳達的訊息是問題不在我,而在你或別人。然而防衛只會繼續升高衝突,這也是為什麼它也帶有殺傷力的原因。比如當太太批評「你就是這麼懶,都不幫忙做點事情」時,先生回答道:「我幫忙賺錢啊,不然你出去賺好了,我以後不要再拿錢回來。」
第四個退縮型的騎士是相應不理。在一般兩人的對話中,一方通常會看著對方或是點頭,表示正在聆聽對方說話。但相應不理的人,不會有任何回應,他的眼神可能飄向遠方,或是低頭不發一語,或是全然的冷漠。不可否認,在百分之八十五的婚姻中,會採取相應不理的是先生,男性比較會採取「逃」的態度,回應太太猛烈的「追」的行動。

退縮型的相應不理,通常會比前攻擊型和防禦型三種騎士晚出現,也比較不會出現在新婚夫妻中,因為要等前三種騎士所製造出來的負面情緒累積到一定程度,相應不理的騎士才會翩然來到。像經常性酒醉晚歸的先生,回到家對太太的斥責狂飆通常是充耳不聞,也許真是醉到不行人事,沒辦法有所回應,但即使在第二天醒後,依然對太太的抱怨勸告置若罔聞,因為兩個人已經為此吵過上百次,從能吵到不能吵,又從不能吵到相應不理。

四個騎士會逐步侵蝕傷害婚姻關係,但如果同時有修好的企圖(repair attempts),而且修復成功,兩個人還是能維持幸福美好的關係。所謂修好的企圖是指夫妻在爭執時,願意為緩和緊張衝突所做的努力。像是兩個人情緒都上來時,其中有一方會喊卡,說:「我們緩一下」,或是「等一下,我們都需要冷靜一會兒」。每對夫妻使用的方法不一樣,有的是吐吐舌頭表示抱歉,有的會做出求饒動作博君一笑,有的則是軟軟的哀號示弱:「哎呀,求你不要對我大吼大叫了,我會很害怕」,不過另一方也要看得懂而且願意接收對方傳過來修好的訊息才行。

像有一對恩愛的老夫妻,偶爾也會為某些事相持不下,吵得不可交,弄得雙方互不說話,不過第二天老先生開始揉麵,拿起桿麵棒做水餃皮時,老太太也會不聲不響剁起肉,拌起餡料來,然後兩個人不發一語的包起水餃來,孩子們就知道他們和好了,開心享受他們做的愛的水餃,也是求和修復後的幸福水餃。這種種修好的企圖和動作,都能減少四騎士所帶來的殺傷力,也能防止它們常駐在婚姻當中,一直累積到雙方只剩下對彼此負面的感覺,不好的記憶。

高特曼的研究歸納發現,如果只憑四騎士的出現來預測離婚,準確率是八十二%,如果把缺乏修好的企圖也列入評估裏,準確率則可達九十%以上,表示修復的能力和企圖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。

本文摘自天下雜誌出版《當我越自在,我們越親密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