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華民國婚姻危機處理協會-外遇,離婚,離婚協議書,贍養費,監護權,婚姻危機-0800-026-555
中華民國婚姻危機處理協會-外遇,離婚,離婚協議書,贍養費,監護權,婚姻危機-0800-026-555
中華民國婚姻危機處理協會-外遇剖析 中華民國婚姻危機處理協會-離婚資訊 中華民國婚姻危機處理協會-婚姻經營 中華民國婚姻危機處理協會-家庭暴力 中華民國婚姻危機處理協會-社會福利

美國知名婚姻諮商專家高特曼在他另一本重要著作《婚姻診所:科學實證的婚姻治療》(The Marriage Clinic:A Scientifically Based Marital Therapy)裏提到,夫妻之間在面對衝突時,通常會有三種回應型態,分別是情緒表達型(volatile)以和為貴型(avoider)和平理性型(validator)

情緒表達型的特質是很在乎關係,對情緒和感受的表達比較強烈而且直接,他們希望在碰到問題時,能立刻討論解決,不希望拖延等待。而以和為貴型的人則正好相反,他們不覺得需要用這樣直接、面對面或衝突的方式來處理問題,凡事都可以緩一緩,等彼此的情緒都下來了再說,但也有可能當雙方情緒都緩下來了,就覺得沒事不需要再討論了,因為已不再成為困擾。相較之下,以和為貴型的人碰到衝突時會選擇離開,對問題和壓力是採取迴避態度。至於和平理性型的人,則希望透過和平理性、不帶有太多情緒的方式,具體有效的來處理和解決問題。

實證研究結果發現,如果夫妻雙方都屬於同一個類型,像情緒表達型碰上情緒表達型,以和為貴型遇到了以和為貴型,或兩個和平理性型的送做堆時,他們能在關係中找到一個平衡點。

在一般人的想像中,當情緒表達型碰上情緒表達型的人,家裏不經常是烽火連天,煙硝味十足嗎?表面上看起來也許是如此,實際上兩個情緒表達型的人透過爭吵,充分表達出自己的需求和感受,有助於了解彼此,因為他們在乎關係,當他們覺得不對勁有問題時,會把手邊的事情放下來,好好的或激烈的溝通,如果可以好好吵架,其實感情會更好,高特曼在他的研究中發現,衝突所帶來的短暫痛苦,有時反而有助於婚姻長久的健康,因為大部份的衝突不是在處理問題,而是在處理情緒和感覺,有時夫妻在衝突尋找的是「你在不在乎我」或「你在不在乎這個關係」,情緒表達型的可以透過爭吵維持他們穩定快樂的關係。

以和為貴型遇到以和為貴型的人,他們也可以在婚姻中尋得一個平衡點,彼此維持一個距離,有各自的喜好興趣和專注的事務,互相尊重,不多干預。或者像是關係五階段裏提到的,當雙方在經歷過權力爭奪期後,已放棄改變對方,彼此接納原來真實的風貌,尊重彼此有各自發展呼吸的空間。

至於兩個和平理性型的人送做堆時,同樣習慣用冷靜的態度來面對問題,以溫和、比較不帶情緒的方式,理性討論他們所碰到的問題,在外人看來似乎是過於平淡不帶有感情,對他們來說,卻是最好、最舒服又自在的互動相處,同樣能在婚姻中達到最佳平衡點。

最怕的是混搭型的伴侶,他們之間容易充滿矛盾和衝突,形成「追-逃」(pursue---avoid pattern)或是「要求-退縮」(demand---withdraw pattern)的型態。像和平理性型的人碰上以和為貴型的伴侶,和平理性型會希望坐下來好好的談一談,但以和為貴型的會覺得壓力好大,並不想做任何理性有效的討論,只想一逃了之。

當和平理性型碰上情緒表達型時,情緒表達型的會覺得和平理性型的人,說起事情來怎麼那麼冷冰沒有感情,那麼平靜,是不是不在乎他,也不在乎這個關係,因為有些和平理性型總是會對情緒表達型說:「你要冷靜一點,不要有這麼情緒。」情緒表達型的人聽起來覺得對方是在做人身攻擊,否定他的感覺,讓他很不舒服,怎麼也沒辦法讓他的情緒降下來,反而激起更大的挫折感。和平理性型卻覺得:「你怎麼不好好講事情,要帶著這麼大的情緒和感覺?」真的是有點雞同鴨講,彼此都感覺不到對方的愛和善意。

至於以和為貴型碰上情緒表達型的人,是「追-逃」型態中最不好的組合。以和為貴型覺得他跟一個失去控制的瘋子結婚,情緒表達型的則覺得他跟一隻冰冷冷的海洋深水魚共結連理,覺得對方既沒有愛,也沒有同理心,只有拒絕和冷漠。這種組合是將「要求-退縮」的型態發揮到極致,一方透過情緒強力要求、批評和抱怨,要求對方改變,另一方卻是退縮、防衛、沒有回應或無所行動。研究發現,在夫妻衝突中,妻子要求和丈夫退縮的型態,明顯多於丈夫要求和妻子退縮的狀況,這是為什麼很多妻子常抱怨丈夫在婚姻中冷漠沒有反應,妻子一直表達出負面情緒,丈夫卻一直不願討論或迴避,使得妻子更加無力沮喪,還容易引發後續的婚姻暴力,包括言語和肢體上的衝突。

每個人原本就不同,因應衝突的反應也不同,誠如高特曼研究發現的,這三種類型的人都能維持穩定快樂的婚姻,如果夫妻倆都屬於同一個類型的人,是同質性的組合,較能在關係中找到平衡點。但如果自己跟另一半是屬於不同類型的又該怎麼辦?先辨認自己跟對方不同在哪裏,而不是一味困在對方怎麼都跟自己不一樣的沮喪中,兩個人本來就會不一樣,當初彼此吸引的也許就是那一點點不同。接著還要理解和接受彼此的差異,兩個人面對衝突時會有什麼反應和行為,會呈現什麼型態,才有機會從中尋得相處之道。

本文摘自天下雜誌出版《當我越自在,我們越親密》